这项法案提出的治外法权令欧盟感到不安。随着大西洋两岸关系的恶化,以及在欧盟看来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越来越不可靠,这个问题变得更加尖锐。